唐权友是长丰县杜集中心校上杜教学点的一名教师。上杜教学点地处长丰县的最边缘,与定远县交界,四周被定远县的霍集、高塘、前黄、马岗几个村落包围着,连手机信号都是滁州的,离最近的长丰县沛河新街有近13公里路,是个连“村村通”也难以修到的地方。学校学生最多时有五十多人,近几年只剩下四五个了。学校开设了数学、语文、美术、品德、体育等全部小学课程,而唐权友是这里唯一的老师。

38年的教书生涯,16载的孤独坚守。为了孩子们,唐权友选择默默付出

    1975年,唐权友所在的村为了让孩子就近入学,盖了两间草房成立了上杜小学,当时唐权友刚高中毕业就到这里当起了民办教师。每个月只能拿到7元钱的薪水,一个人带3个年级的全部课程。1979年,上杜小学两间草房校舍因为破落不堪,被撤并到邻近的单圩小学,唐权友又来到单圩小学继续担任老师,这一教又是十几年。

    1987年,唐权友边教边学,通过了民师转正考试,成为了一名公办教师,还光荣地入了党。1998年,长丰县“两基”达标,但是偏远地区的师资力量严重不足。为了整合资源,单圩小学被并入巴张小学。这就意味着,上杜和单圩等村的孩子们要到巴张上小学。巴张距离上杜、单圩等村各有10华里路,这样的路程,让六七岁的孩子每天步行4个来回上学放学是非常困难的。特别是这里还不通路,下雪下雨,孩子们根本没法走。于是经长丰县教育局批准,在上杜村设立了巴张小学的低年级教学点。

    学校的问题解决了,派遣教师又成了一个大难题。当时的巴张小学就因为地理位置偏僻,谁也不想到这里来教书,更何况是去更加偏远的上杜教学点教书呢?一时间校领导发了愁,教师们也人人自危。因为唐权友是上杜村人,家里离学校只有一公里多路,又是一名党员,所以这份光荣的使命就落到了唐权友的身上。唐权友当时风华正茂,既是县级优秀骨干教师、高年级课程的任课老师,又是学校的党小组长、教务主任、会计,本可以有更加广阔的天空,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上杜任教。唐权友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我是党员,为了这里的孩子们,我必须付出我的一切……”。

    刚刚来到这一个人的学校时,孤独,寂寞,冷清,都是常人难以忍受的。每天的生活只有教书、备课。原本唐权友最大的业余爱好是下象棋,可是一个人下不起来,只能在空闲的时候去钓钓鱼了。由于交通不方便,只有到星期天唐权友才能走10多公里路去一次县城。遇上雨天,土路烂得出不去门,连蔬菜都吃不上,有时候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肉。学校条件也十分艰苦,因为地域空旷,村落稀,人烟少,鸟类众多,几间破旧的校舍便成了鸟儿们聚会的地方。不管白天晚上,麻雀、燕子们叽叽喳喳地在教室里飞来飞去,在房顶上啄来啄去,弄得唐权友和学生都灰头土脸;雨天教室漏雨,黑板上浮起一层水雾粉笔都写不上去。村民们知道唐权友生活条件艰苦,平日里常常从自家地里摘点蔬菜、拿几个鸡蛋送给唐权友。孩子们的可爱与村民们的关心使唐权友彻底爱上了这里,并且乐此不疲地在这里一待就是16年。

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,做孩子们的“代理父母”

    唐权友的学生中大的不过10岁,小的只有五六岁,有的孩子自理能力特别差,鞋带松了不会系,甚至上厕所不会提裤子,有时上课时,有其他班孩子在厕所解手大喊“唐老师,拿纸来”,唐权友马上拿纸给他擦屁股。唐权友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和爱护,一边帮他们耐心解决问题,一边指导他们增强生活自理能力。

    为了防止发生校内安全事故,唐权友每天从学生进入校门一直到放学,都不让他们脱离自己的管理范围。上杜教学点附近有条河,生源有河这边长丰县的也有河那边定远县的,平时天晴路干,学生上学困难不大,但一到雨雪天气,河水一涨,孩子们根本无法过河,遇上农忙时节,许多家长忙于抢收抢种,没有时间接送孩子,干脆一遇洪汛就不让孩子上学。看着孩子隔三差五地来上学,唐权友心焦心疼。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学业,也为解除家长们后顾之忧,唐权友毅然决定自己接送孩子。暴雨天气,他趟着淹没大腿的浑水,将孩子们一个个背过来;大雪纷飞,他早早来到河缺口,找着一个安全通道站在那里给孩子当路标。剌骨的寒风冻伤了唐权友的手、脸,雨水的湿邪使唐权友患上了胃病,但他看着孩子们求知若渴的眼睛,听着家长们由衷的感谢的话语时,脸上总是洋溢着欣慰的笑容。自从1998年唐权友回到上杜教学点任教以来,从未发生过一起学生人身安全事故。

    2002年,唐权友和老伴商量把家里仅有的几亩田丢了住进了学校,这样学校便成了唐权友的家。老伴烧水打扫卫生,照看孩子,家远一些的或是在农忙时家长顾不上来接的,就把他们留下来吃饭,一顿饭有五六个孩子在这里吃。孩子们从唐权友们这里得到了父母般的关爱。

简陋的教学条件、闭塞的生活环境并没有降低唐权友工作的热情

    在这个称不上学校的学校里,虽然只有唐权友一名教师,但他每天清晨,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了,洒水,扫地,抹课桌,把学校的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,利利落落,然后站在学校门口的小路上迎接着“自己的孩子们”。

    简陋的房舍,冬天寒冷,夏天闷热,麻雀还把房子钻得到处是窟窿,下雨下雪就会漏水。为了赶走麻雀,唐权友找人把房上瓦片缝用水泥浆糊上,又找来捕鱼用的丝网挂在走廊上,一开始每天都能捉到几十只麻雀,渐渐地麻雀们领略到了网的厉害,纷纷撤离了学校,再也不敢来捣乱了。没有桌子,唐权友去别的学校把不用的桌子拿回来修补,板凳自己找木工做,黑板自己泥好涂上黑漆。

    学校两个年级复式班的所有课程都是唐权友一人承担,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,工作量很重。每天上六节课,唐权友都累得腰酸腿疼,嗓子像火烧,一放学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懒得动,但是不行,当天的作业还得批改,第二天的课还要准备,他又拖着疲惫的身躯起来忙碌地工作。

    教学点没有电脑等先进教学设备,唐权友靠着一支粉笔,一根自制教鞭和几本教科书,认真地上好每一节课,不因为学校只有自己一位教师而有丝毫懈怠。他开设了小学应该开设的所有课程,每天坚持开展一日常规活动。学校没有录音机,唐权友自己喊口令带孩子们做操。后来,唐权友把家用的黑白电视机和录音机搬出来用磁带放,带着孩子们做操,七彩阳光广播体操做得有板有眼。

    在偏远的农村环境中,唐权友认真钻研教材,分析学生的情况,精心设计复式班的课堂教学,力争在课堂上采取最佳教学方法,在课外开展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,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让学生在快乐中获取知识。业余时间里唐权友针对个别学生的弱项进行辅导,手把手地教他们写字,一字一句地教他们读书,使他们的学习成绩都能均衡发展。30多年来,唐权友没有耽误学生的一天课程,即使生病,也要拖到双休日才去医院就诊。

    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收获。每学期期末检测,唐权友教的学生平均成绩都居乡里前列。2006年6月期末考试一年级语文得了全乡第一名,二年级数学得第三名;2007年全乡教学测试,唐权友所教四门课程有三门获全乡第一名。这些是最让唐权友欣慰和自豪的。

    唐权友1998年荣获长丰县优秀教师称号,2007年荣获长丰县优秀骨干教师称号。2009年唐权友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,他先后受到原省委常委、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、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福明等领导的亲切接见。2009年获安徽省“金历乡村教师育人奖”,2009年9月获“全国中小学优秀德育课教师”称号,2009年被教育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授予“全国模范教师”光荣称号,2010年1月当选“合肥市十大教育新闻人物”。

    如今,唐权友已年近花甲,上杜教学点的一草一木,一声鸟鸣,一句孩子的笑语和轻轻拂过的微风,都构成了他人生美丽的风景。再过几年唐权友就要退休了,他说如果学校需要我,还会继续发挥余热,为心爱的教育事业奋斗终身!

 
中共安徽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主办 厅信息中心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