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在馥, 1981年从怀远师范毕业走上教育岗位,1986年调入包集中学,1998年任包集中学校长至今。他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,一直奉献于农村教育。34年前的一天,就读于怀远师范的宋在馥匆匆赶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。父亲拉着宋在馥的手,留下最后一句话:“好好干,为我争气!”这句话从说出的那一刻起,便融入宋在馥的血液中。

    34年弹指一挥间。宋在馥分别获得了“蚌埠市十佳青年教师”、“蚌埠市教坛新星”、蚌埠市十大道德模范、蚌埠市名校长、省模范教师、中国好人等称号,2011年获得全国苏步青数学教育二等奖。

    更让宋在馥自豪的是学校的变化:当你置身于包集中学校园,映入你眼帘的是标准化的塑胶田径运动场,鳞次栉比的教学楼,凉亭、长廊、假山、塑雕掩映在葱郁的花木之中,老师们从容自信,学生快乐阳光,各项教育教学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。

    宋在馥在包集中学工作的这20多年里,有很多机会到条件更优越、待遇更优厚的地方去,他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。打从走上教师岗位的那刻起,宋在馥就暗下决心,要以自己的勤奋、踏实、求索,带领身边的老师和同学,共同打造农村的优质教育,让农村孩子们享受教育公平。

    教育家说:教育的真谛是爱,没有爱便没有教育。今年4月的一天,宋在馥收到一条短信:“宋校长您好,告诉您一个好消息,我考取了贵州大学研究生,永远感谢您!学生张玉龙”。

    张玉龙家庭条件极差,身材矮小。腰佝偻着的父亲与一个智障妇女成了家,住的是土坯房,屋顶上还压了许多破塑料。张玉龙从小受了很多冷嘲热讽和欺辱,自卑得很,满脸凄苦,身体又多病。父亲积极支持他读书,但邻居劝他:孩子读书、上大学,你有钱供养吗?张玉龙动摇了,辍学在家。宋在馥把他找回来,当场表态:你只管好好读书,其余问题我们解决。学校免除了张玉龙的学费,生活费、医疗费则一直由宋在馥资助。中学六年,宋在馥不断找孩子谈心,帮他树立信心,摆脱自卑,逐步提高成绩,直到考取大学。大学四年的部分费用以及后期读研的学费,也都是宋在馥资助的。

    伴随包集中学的蒸蒸日上,所在地包集镇也繁华起来,网吧建得比较多,而农村又几乎没人管理。放学以后留守的孩子许多进网吧通宵地上网玩游戏,影响了成绩,更影响了健康。宋在馥与班主任一道,逐个网吧地查,做老板的工作,网吧老板对此甚为反感。

    有一次一家网吧老板喝醉了,冷不防地用板凳砸过来,宋在馥的头当时就鲜血直流。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,学生们被宋校长的事迹感动了。有位叫郝一鸣的学生,做过好多次思想工作也改不了,宋在馥的伤刚好,就又去做这个学生的工作。经过反复努力,这个学生终于远离了网吧,专心投入到学习中,宋在馥又组织教师专门辅导,后来这位学生考取了清华大学。

    宋在馥在十年前,就十分关注留守儿童问题,并领衔省级课题《农村留守学生的生存现状与对策研究》。在学校里开展一帮一活动,组织教师与留守学生结对,做临时家长;开展学习辅导,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,解决他们的学习难题;开展谈心活动,了解他们的心理问题,做心理咨询;节假日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,不使他们感到孤独寂寞;开设“亲情热线”,为他们提供免费热线电话,与父母联系,沟通亲情;设立留守学生“帮扶成长奖励基金”,对于进步较大的学生和对应帮扶的教师实行奖励。

    强国的根本在教育,教育的根本在教师,而校长又是教师的教师,为此,宋在馥平均每年读二十多本书,记十万多字的读书笔记,已在省内外报纸、杂志上发表论文三十多篇,现在还主持两项课题研究。老师们评价说:每次教职工会上校长的讲话,就像是一次教育教学讲座,启心智、长见识。

    学校对教师的培养,不仅仅要靠制度的约束,还要靠激趣、激发、激励,变“要我进步”为“我要进步”,使教师自觉地投身到理论学习、教学探索中去。宋在馥经常给教师送书,组织教师评书,开设周末沙龙,把教育名家请到身边来,站到名家身边去。教师只要是买教育教学类书籍,学校予以报销,到外面听课、听讲座,派尽量多的人去。

    宋在馥还推行老教师与新教师结对子的青蓝工程,举办微型教学大赛、诗文朗诵比赛、基本功比赛、创新教学大赛,给教师尽可能多地搭建展示的平台。宋在馥每学期听课、评课在50节以上,自己还亲自带徒弟,有一年带的一个徒弟,第一次听他课之后,就提出了二十多个问题,逐一指出教学中存在的问题。在这样的严格指导下,这位年轻老师终于成长起来,获得市青年骨干教师称号。宋在馥这些年亲手培养的市县教坛新星、骨干教师、教学能手将近十人。多年来,包集中学正是靠这批精干的教师队伍,创造了学校的辉煌。

    教育的行为,在于培养人。宋在馥为包集中学提出的办学目标是:培养永远充满自信的人。包集中学的学生绝大多数是农村孩子,他们没有优厚的物质条件,没有良好的家庭教育,没有丰富的文化生活,更没有可依靠的社会背景,他们对这个世界是陌生的、胆怯的,因此会缺乏理想、缺乏信心,甚至会自卑。宋在馥要求老师们拥有一双慧眼,机敏地捕捉学生的闪光点,及时地肯定表扬:作业按时完成了、黑板擦干净了、帮人拾起一本书、记住一首诗、会用一个公式、作文写够字数了、朗诵口齿清晰了等等,都应获得老师的赞赏。

    近期,一项对包集中学毕业生的调查显示:从包集走出去的毕业生在大学当学生会干部的多,入党的多,考取研究生的多,直接走向社会的,很快有了一份稳定的职业,且有较丰厚的收入,因为这些学生都是怀揣一份自信走出校门的。有一次宋在馥去北京出差,没敢告诉学生们,没想到,有的学生竟然驱车两个多小时来看宋在馥。学生们的成功,想向母校展示,想让宋在馥分享。

    宋在馥坚守农村教育已三十多年,很苦很累很难,现在也已两鬓尽霜。但他无怨无悔,与学生和老师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时刻都感动着他,鼓舞着他,激励着他。对宋在馥来说,让村里的娃娃在农村教育的沃土上,能和城里孩子一样的自信,一样的成长,一样的绽放,就是他最大的心愿。

 
中共安徽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主办 厅信息中心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