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鞍山市特殊教育学校是我省第一家省级特奥运动培训基地,在这所学校里,有一位爱说爱笑、美丽优雅的体育老师。特奥会赛场上,她是智障孩子心中的金牌教练;日常训练中,她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“妈妈”。多年来,她用自己的微笑和爱心精心呵护着智障儿童的心灵,并用辛劳的汗水换来了智障儿童脸上自信的笑容。她就是“全国特奥工作先进个人”高玲玲。

    从拒绝到接受,求索的路上也曾有过迷茫,特奥运动为她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

    1985年,19岁的高玲玲从安徽体育学校毕业,分配到马鞍山市和平路学校,当了一名专职的体育老师。此时马鞍山的培智学校(后与马鞍山市聋哑学校合并为马鞍山市特殊教育学校)正处在起步阶段。高玲玲第一次被邀请加入培智学校的时候,因对学校情况缺乏了解,家里人也都不同意,她便拒绝了。

    由于培智学校一直缺少体育老师,所以直到1992年,高玲玲才鼓足勇气来到了这所学校。可刚到学校,她就受到了特殊的欢迎:在参观班级的时候,有一名学生突然从高玲玲背后给了她一拳。高玲玲吃惊地回头一看,那名学生竟然又吐了她一脸吐沫。这次遭遇,让高玲玲倍受打击,也很迷茫,没有一点特殊教育教学经验的她,今后的体育课该怎么教呢?就在高玲玲忐忑不安的时候,1993年,她去北京参加了特教岗位培训,这次北京之行,让她有了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 培训期间,北京西城培智中心小学的体育老师来给大家上课。北京的老师讲了怎样面对智障学生,智障学生在上体育课的时候,遇到哪些问题应该怎么解决。最后,他还告诉了大家一个信息:1996年的时候,亚太地区将有一次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。

     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?在这之前高玲玲从未听过这个名词。所谓特殊奥林匹克运动,是基于奥林匹克精神,专门针对智障人士开展的国际性运动训练和比赛。特奥运动项目非常丰富,从最基本的机能活动到最高级的竞赛都有,适合所有年龄和能力等级的特奥运动员。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,高玲玲忽然觉得眼前像打开了扇门,教学工作一下子有了目标。

    从北京回来后,高玲玲就做起了有心人,有意无意地对学生进行了一些训练,从体能到运动技巧逐步进行培训。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资格被选拔去参加特奥会,但高玲玲觉得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也要做好百分之百的准备。

    目标有了,可是教智障的孩子练体育项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训练刚一开始就让高玲玲吃尽了苦头。特教学校孩子们的年龄平均在十七八岁,可智商普遍还处在七八岁的阶段。尽管一个班只有十来个孩子,可一堂课下来,高玲玲已经是满身大汗:让做5组仰卧起坐,每组做15个,可很多孩子做完一组就不知道做下一组;跑100米和400米,孩子们又分不清哪是起点哪是终点。有时花去了一天时间效果还是零。对此,高玲玲也不生气,依然不厌其烦地提醒学生,讲得口干舌燥还在讲。一次,有个学生也不知高老师说了句什么惹怒了她,竟往地下一躺又哭又闹,搞得高玲玲束手无策。她想,要是自己的女儿该怎么办呢?不能急,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她冷静下来,依然满脸是笑地安慰她,经过细心疏导,那孩子终于破涕为笑。

    为了让孩子们领会她的意思,每到上课,她总是设计出许多新鲜的教法,耐心讲解。有的孩子做操手伸不直,她一个个帮着拉;做游戏不守规则,她就手把手地教;有的跑步只会照直跑,不会跑曲线,她就在小瓶里上插上小红旗,摆成有规律的曲线让他们绕着跑;学生下楼,她在一边观察,记下每个人的姿势,了解他们体质增长情况。她发现智障孩子手指不灵活,就设计一套手指操,天天带着大家练。逐渐地,高玲玲在发掘孩子潜能方面有了自己的一套办法,她根据孩子的实际体能和状况,开始有针对性地选择比赛项目。

    1996年,首届亚太地区特奥运动会如期在上海举办,安徽代表团第一次组团参加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高玲玲兴奋得一夜未眠。经过层层筛选,安徽代表团共选出14名运动员,马鞍山市特殊教育学校就占了7个名额。在这一届特奥会上,高玲玲的学生斩获足球个人技术两枚金牌、田径项目一枚金牌,奖牌总数达到9枚。

    首次出征就能摘金夺银,这样的结果让高玲玲喜出望外。在孩子们登上领奖台的那一刻,高玲玲明白了特奥会对一个智障孩子的意义。她暗暗地告诉自己,要好好把握特奥会这个来之不易的舞台,让这群孩子也能有展示自我的机会,也有参与社会生活的权利,让特奥会成为孩子们通往阳光和快乐的一扇大门。

    三个月的艰苦训练,集训队里的唯一女“教头”,倾心的付出换来的是孩子们浓浓的爱

    2007年,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上海举办,中残联组织国家特奥队员提前三个月到石家庄进行集训。高玲玲被任命为国家队的举重教练,带领全国各地的特奥运动员进行训练。

    到了石家庄,高玲玲才发现,50名运动员,25名是男生,25名是女生,14名教练员,女教练却只有她一个。教练组组长刚一见到高玲玲就说,这一次集训任务相当辛苦,你是整个队唯一的女教练员,你不仅要负责运动员的训练,还要负责女运动员们的生活。于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,高玲玲除了要当教练,还要当这25个女孩子的“临时妈妈”。

    这25个女孩子来自全国各地,离开家乡来到石家庄,陌生的环境和面孔,让她们一时难以适应。女孩子们一有事情就会找高玲玲。有的孩子不吃饭,高玲玲得去喂她吃饭;有的女生到了生理周期,高玲玲必须去管她们;有的孩子有情绪了,高玲玲要去安抚她们。从洗衣服到梳头,从打饭到买零食,高老师事无巨细样样都得操心。在那段时间里,高玲玲几乎二十四小时神经都是绷得紧紧的,晚上很难睡个踏实觉。即便这样,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 队里有个小运动员来自江西,性格特别犟。一天夜里,高玲玲查房时,发现这个女孩不见了,她顿时紧张起来。已经是晚上12点了,高玲玲打着手电到处寻找,终于在一个树林里找到了,孩子看到高老师后不停地哭,说想妈妈想家了。高玲玲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,安慰她说:“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妈妈吧!”

    本来照顾女运动员的工作已经让高玲玲忙得都快应付不过来了,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她的得意门生周游也“失踪”了。

    从2004年开始,周游就跟着高玲玲参加特奥会比赛,拿过不少奖牌。他执着的运动精神,一直受到高老师的赞扬。他作为特奥会的举重运动员,也在集训队里。周游脑子比一般学生要灵活,点子也多。在动身前,高玲玲就跟周游妈妈商量,请她为周游写首朗诵诗,到时候亮出来,让全国的运动员开开眼界。

    周游的爸爸妈妈真的帮儿子写了一首《我是阳光男孩》的诗歌,生动感人,可惜长了点。周游背了几次,说什么也不愿背了。总是借口训练太累,没时间。那天,利用午饭的时间,高老师叮嘱他再背一段,周游嘴一歪,捂着肚子,说去趟厕所马上就来。高老师怕他玩花样,便坐在厕所门口的长凳子上等他出来。

    不知等了多久,厕所门还是不开。正巧,有个运动员进去,高老师请他帮着看看。那运动员进去转了一圈,说里面没有人。高玲玲大吃一惊,这怎么可能呢?厕所在二楼,只有一个门,难道他会飞?高玲玲吓得楼上楼下到处去找,结果在一楼的宿舍里看到周游跟没事人一样,正躺着看电视呢。

    原来周游知道老师在门外堵他,便悄悄翻窗户到了外面,踩着水泥窗沿,一点点挪到了十多米外的另一扇打开的窗户边爬了进去。高玲玲望着那三指宽的窗沿,吓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。从此,高玲玲又将周游纳入了自己的照顾范围,变成了26个孩子的妈妈。

    三个月的集训时间转眼就过去了。到了分别的时刻,高玲玲准备悄悄地离开,她偷偷地躲进了大巴车里。队员们久久没见到高妈妈急得到处寻找。有个教练员说高老师在大巴车上呢,孩子们一下子都拥上了大巴车,50个孩子一个不少都来了。他们抱住高玲玲哭着说,“高妈妈,我一定会记得你的”,“高妈妈,你回家以后要给我写信啊”。

    那一天,被孩子们簇拥着的高玲玲在大巴车上热泪盈眶,她不敢抬头去看这群即将离别的孩子。那一刻,三个月的辛劳消失得无影无踪,她深深地感受到:“这是一群与众不同的孩子,你给予他们爱,他们就加倍地用爱将你包围。”

    她是孩子们眼中的高妈妈,又是女儿眼中的桥。道不尽的辛酸苦辣,只因肩上有沉甸甸的责任

    孩子们也许到现在还不知道,在石家庄训练的三个月里,正是高玲玲女儿高考冲刺的时候,女儿进入考场的时间,正是她带运动员训练的时刻;高玲玲载誉归来,女儿却名落孙山。

    女儿的落榜让高玲玲内疚万分,心里面像堵了一块石头。可懂事的女儿却在妈妈身上看到了阳光,虽然跟妈妈哭过闹过,可女儿也知道,除了自己,妈妈还有一群特殊的孩子需要照顾,对于那些孩子来说,自己的妈妈也是他们的妈妈,甚至比亲妈妈还亲!

    记得一次比赛归来途中,两名运动员突发高烧,高玲玲一边打120,一边背起孩子就跑,因天黑路不熟几次摔倒,却没让生病的孩子受一点伤,直到把他们背到急救车前。听说是教练员,所有的人都伸出大拇指,夸奖她,有的还说:“就是亲生妈妈,也没这样好啊!”

    “家里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就够烦了,有时候心情不好还会骂孩子,但高老师跟孩子们讲话的时候,都是笑嘻嘻的,从来不绷着脸讲话。”提起高玲玲,学生家长们总是赞不绝口。在石家庄集训期间,学生周游的妈妈袁锋不放心,特地从马鞍山赶到集训地,看望自己的孩子。见到孩子良好的状态,袁锋的心放了下来。身为周游的母亲,她深知照顾这些智障孩子的不易。“看到高老师如此细心地照顾孩子,我真的是太放心了。她真的是把所有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。”四天后,袁锋放心地离开了石家庄,从那以后,袁锋再也没去过集训队。

    为了给在夏天训练的孩子们降温,高玲玲自制冷饮带给大家喝。为了增强孩子们的信心,她成天和孩子们一起练习,常常浑身大汗。没有沙袋,她自己缝;没有杠铃架,她四处求人帮忙做。孩子们坐公交车,她帮着付钱,孩子们也觉得理所当然,说:“让妈妈付!”

    在与这些孩子的交往中,高玲玲也被他们的简单、纯朴所打动。孩子们会用自己的方式,来表达对老师的敬意。他们会在吃饭的时候,悄悄递给高老师餐巾纸;会在老师流汗的时候,送上一杯水。学生周游还写了一首献给高妈妈的诗:“在我眼中她最美,在我心里她最好,我要做像高老师那样的好人!”

    对自己的妈妈,高玲玲的女儿曾有过这样的评价:“有时候,我觉得我的妈妈很像一座桥,这些孩子之前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他们一直被周围的人称为弱者,但是通过这座桥,他们也可以拥有自己的舞台,也可以成为自己小小世界里的王。”

    一转眼,高玲玲已经在马鞍山特殊教育学校工作了20年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特奥队员,送走了一茬又一茬学生。在国际、国内的特奥大赛上,高玲玲带领的团队夺得了157枚奖牌,其中金牌数有60多枚。在这一枚枚特奥奖牌的背后,高玲玲所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 如今,高玲玲的事迹在马鞍山成为了佳话,她先后被评为“中国好人”、“全国特奥工作先进个人”、马鞍山市“十大优秀青年”、马鞍山市“十佳道德模范个人”,还当选为安徽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。在她获得荣誉的同时,偶尔也会传来一些不理解的声音。对此,高玲玲心里却非常平静,她说:“不了解我的人,可能会说我所做的这些是为了出风头。但我认为,既然我是一名党员,是一名教师,该肩负起的责任我必须去肩负,是教师就要把学生教好,是党员就要履行好党员应尽的责任。走进这群特殊孩子的心灵深处,帮助他们找到自信与快乐,让他们也能过上有尊严、有质量的生活,就是我最大的责任!”


 
中共安徽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主办 厅信息中心技术支持